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港 > 故事

纽约时报Instagram成功幕后故事

发布时间:2019-05-15 02:57:58

4月15日消息,《纽约时报》络版近日发布文章,主要讲述近异常火爆的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成功的幕后故事,论述Instagram创始人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所积累的人脉关系对公司发展的重要性。

以下为文章的主要内容:

产品推出当晚

刚过午夜,在旧金山湾区的1间光线昏暗的仓库里,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利格(Mike Krieger)在推出他们过去数周里日夜埋头开发的东西:一款名为Instagram的iPhone图片分享运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肯定比他们想象过的要疯狂。

几个小时内,数千人下载了该款运用。这使得他们处理图片的电脑系统一直处于崩溃状态。两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我能打给哪位我认识的聪明的人呢?希斯特罗姆回忆道。他翻看的通讯录,找到了那个人:Facebook前首席技术官亚当安杰罗(Adam DAngelo)。他们是在7年前在斯坦福大学举行的一个派对上认识的。2010年10月的那个夜晚,安杰罗成了Instagram的救星。

安杰罗在上跟我们谈了30分钟左右,希斯特罗姆回想称。告知了我们获得支持所需要做的一些基本的事情。

人脉之重要

现年29岁的希斯特罗姆去年在斯坦福大学向前来听他演讲的满场未来创业家讲到这个故事,借之说明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创业环境下,你认识的人与你的知识对成功同等重要。演讲后,请不忘花点时间认识认识你周围的人,他告知听众。

他可能还有说道,在未来某一天,那些人也许会改变你的命运,或许会帮助你赚得盆满钵满,也许会鼓动你辞掉你的全职工作去创业豪赌一把。

本周,也就是仓库的那个夜晚的18个月后,Instagram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希斯特罗姆、克利格以及他们的数位投资者一夜成为大富翁。

Instagram的非凡成功也诠释了旧金山湾区的科技创业文化。那里在一个由紧密交织而成的企业家和投资者络的驱动下,为一代又一代的创业者提供资金和咨询,引荐适合人选,培养了一个又一个的项目。总的来说,那是年轻人的络,很多年轻人在斯坦福大学就读,他们甚至还没毕业就引起了全球知名的风险投资者的注意。

在这种环境中,冒险精神被视为一项光荣。创业者的想法是一次性物品:一个想法行不通,就迅速研究下一个。时机至关重要,你得自己创造运气。

创业者需要运气缘分,但他们也需要去会见那些能呼风唤雨的投资人和行业人士,才能够获得成功所需的人脉。致力于研究企业精神方面的经济开发的考夫曼基金会高级合伙人泰德佐勒(Ted Zoller)表示。你的社交关系跟你的成功直接相干。

贵人相助

对希斯特罗姆而言,在斯坦福大学积累的人脉可谓不可或缺。

2006年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的安杰罗曾帮助希斯特罗姆寻觅工程师,设置数据库,和使得Instagram功能更加充实并具体化。Instagram完成研发不久,安杰罗还对Instagram进行投资。Instagram的投资者还包括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希斯特罗姆曾在Twitter实习。

希斯特罗姆大学毕业后就加盟谷歌,他在谷歌的一位同事后来介绍了知名风险投资者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给他认识。2010年春天,安德森给了他一张25万美元的支票,当时Instagram甚至都还没诞生。

旨在培养创业家的勤工俭学项目Mayfield Fellowship Program可谓希斯特罗姆积累诸多重要人脉的温床,他是2005届的成员,克利格两年后也加入。让他们两个直接与湾区的新式热门初创公司接触,与让他们接触寻求投资更新颖、更热门的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者同等重要。

我们有大把的机会结识风险投资者,同为Mayfield 项目2005届成员的贝克尼尔(Becky Neil)说道。我们将他们视作同辈。

成长经历

希斯特罗姆成长于波士顿郊区,曾就读位于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城的私立学校Middlesex School。2002年,他入读斯坦福大学,主修为未来打算涉足商界的学生而设的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

他加入了Sigma Nu联谊会,据尼尔的回想,该联谊会以平淡无味的聚会而著称,不会有人在里面起哄闹事。它还制作了一些音乐短片来进行推行,其中还会看到希斯特罗姆顽皮的一面。

在希斯特罗姆的同学的印象中,他对摄影和设计方面很有鉴赏眼光,在班上的演示也相当出众。他很爱交际,也渴望成为1名企业家。有段时间他还运营一个面向斯坦福大学学生的、类似分类站Craigslist的站。

希斯特罗姆的1名同学阿莱克斯格列维奇(Alex Gurevich)回想道,早在2005年,希斯特罗姆就预见将是未来的潮流。

毕业后,希斯特罗姆还没做好独自创业的准备,他前往加州山景城为谷歌供职。在他的同龄人的眼中,那是一份相当不错且安稳的工作,虽然不是特别酷。他加入谷歌时谷歌已经上市了好几年的时间,因而他无法从中发大财。

他在那里呆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跳槽至旅游推荐站Nextstop,该站是他的谷歌前同事创立的,后来被Facebook收购。但是,格列维奇回忆称,希斯特罗姆是个坐立不安的人。在斯坦福他认识了很多投资者,到2010年年初,他有了创业的初步想法。

2010年1月,在名为Hunch的初创公司主办的派对上,他遇见了风投机构Baseline Ventures创始人、投资人史蒂夫安德森(Steve Anderson)。当时希斯特罗姆拿出了他的iPhone,向安德森展示他在打造的名为Burbn的应用。

安德森回想道,希斯特罗姆有了产品原型,但想法还比较模糊。他想要打造一款类似流行应用Foursquare的位置分享服务,并在里面附加一些图片处理工具。他在与朋友测试该产品原型。我们知道移动将会变得非常重要,我们知道有机会为移动设备打造富有吸引力的体验,安德森回想他们的初次谈话时表示。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创业伙伴

安德森担心一样事情:一个人创业会让希斯特罗姆苦恼。他建议后者找一个商业伙伴,后者也同意这么做。数天内,安德森向希斯特罗姆新组建的公司注资了25万美元。安德森很快从他的公司增资25万美元。希斯特罗姆接着辞掉他的全职工作。

寻觅合作伙伴时,希斯特罗姆自然地想到Mayfield朋友络,终找到了巴西移民克利格。根据格列维奇的回想,克利格是一名工程师天才。

克利格带来了不同的技能。他曾主修符号系统专业,该专业属于将编程与心理学、语言学和哲学相结合的跨学科专业。克利格的教授克利福德纳斯(Clifford Nass)回忆称,克利格有个项目就是设计一个可判断人类情感的电脑界面。

他明显对心理学很有兴趣,也很有想法,纳斯说道。在Instagram身上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它不是技术的胜利,而是设计与心理学的成功。

希斯特罗姆和希斯特罗姆开始在Dogpatch Labs实验室共事。曾在Dogpatch Labs短暂工作的朱利安格林(Julian Green)称两人对于设计细节异常执着。格林说,他们曾花上两个小时来完善运用图标的圆角。

Instagram很重要的一课就是它的创始人并没长时间停留在他们初的产品设想。希斯特罗姆和克利格在2010年3月开始共事后不久,他们就一致认定Burbn行不通,它有过多的功能,与Foursquare所做的也非常相像。他们迅速转而进行别的构想。他们终究决定以很受Burbn用户欢迎的图片功能作为往后的运用开发重心。

iPhone 4的推出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它配备高清摄像头,能够显示分辨率更高的图片。用户可以拍下照片,进行处理加上标题后就能够将它传到上。他们给运用取了一个全新的名字:Instagram。

我们更名是由于我们觉得它更好地诠释了你所做的事情各种生活点滴的即时播报,希斯特罗姆在他的朋友安杰罗创建的问答站上回答称。

2010年10月6日,为了推出Instagram,希斯特罗姆和克利格工作到深夜。那个晚上陪同他们的还有Dogpatch Labs顾问之一罗伯艾伯特(Rob Abbott),艾伯特回忆说,我记得他们并排坐在一起,满桌都是和一罐罐的红牛。

火箭式增长

Instagram取得了火箭般的奔腾,这部份因为希斯特罗姆在推出前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正如他在1月接受互联电视络Revision3采访时所说的,在正式推出产品前,他让包括Twitter的多尔西在内的一些富有影响力的科技界博主和朋友试用了该运用的测试版本。

不久以后多尔西就使用该运用将图片发送给他的Twitter粉丝,Instagram也因此不断蔓延。

不过疯狂的增长可以说是福也是祸。Instagram的巨大流量迫使它彻夜转用亚马逊的服务器租赁服务,以增加服务器容量满足增长需求。

很快,希斯特罗姆和克利格两人不管走到哪都随身携带MacBook Air笔记本电脑和无线卡。因为这样的话,如果有人反映应用有什么问题,他们就能够马上上,解答用户的疑问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常常出问题,缘由就是流量过大,艾伯特说道。

推出后的头24个小时里,Instagram用户量达2.5万,到第三个星期该数字攀升至30万,后来达到了数千万。凭仗新颖的界面,以及可给图片润色或者添上怀旧色采的滤镜功能,Instagram深受大众的欢迎。

一众名人也纷纷使用Instagram,其中包括流行明星贾斯丁伯格。伯格去年7月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关于洛杉矶交通的Instagram图片。这引发了不少年轻女孩的喝彩,她们也因而去下载Instagram应用。本月推出的Android版本在推出的头24个小时里获得了100万的下载量。

被Facebook收购

Instagram创始人一直保持他们的团队的精简,运用诞生以来仅仅招揽了11个员工,其中包括几位斯坦福大学毕业生。

投资者们则纷纭排队守候,都想投资Instagram。2010年2月,Instagram融资700万美元,该轮融资由风险投资机构Benchmark Capital牵头,多尔西和安杰罗也参与其中。希斯特罗姆在大学期间曾见过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

上周,Instagram进行了第二轮融资,估值达5亿美元。近几个月,希斯特罗姆还曾告知合伙人他没有兴趣出售公司。

后来,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打来。扎克伯格和希斯特罗姆在上周五进行了交谈,前者直言:Facebook想要收购Instagram。据匿名知情人士透露,在接下来的48个小时里,两家公司敲定了该规模达10亿美元的现金加股权交易的具体细节。

为了庆祝该笔收购,扎克伯格还在其Facebook主页上发布了一篇长文,称对于一直以来渴望在移动运用方面扩大影响力的Facebook而言,该交易是重要的里程碑。该交易和它达成的时间,表明扎克伯格认为Instagram的火箭式增长是Facebook的潜伏威逼,不管它是作为独立的服务还是落入竞争对手谷歌或者Twitter的手中。Facebook发言人拒此置评。

希斯特罗姆终没有打败Foursquare。偶合的是,他与Foursquare联合开创人丹尼斯克劳利(Dennis Crowley)成长于马萨诸塞州相邻的两个城镇。两年前的圣诞假期期间,他们在当地的一家酒馆相识。上个月,他们到伦敦出差时还碰见过,在那里他们还会见了英国首相。他们当时决定1起到苏格兰度几天假,品味苏格兰美酒。

希斯特罗姆在此次交易中可能失去一名朋友:Twitter的多尔西。据数位知情人士泄漏,多尔西的公司近几个月曾有意收购Instagram。他之前每天都会使用Instagram将图片发送到Twitter,但自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消息公布后,他再也没有使用Instagram了。这或许表明他对于Instagram落入竞争对手的手中很不开心。Twitter发言人谢此置评。

Facebook的一名副总裁称,Instagram团队本周已入驻Facebook。希斯特罗姆在那里究竟会呆多长的时间还是个未知之数。随着IPO(首次公开招股)的日趋临近,Facebook也许不久将会变得像谷歌那样一个安稳的地方,但不是特别酷。而希斯特罗姆或许会再次变得坐立不安。

女性乳房疼痛吃什么药
乳房疼痛怎么治疗
乳房疼痛如何调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