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都信息港 > 法律

傲世九重天 第七十三章 一个人单挑一个家族!【第四更!】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8:19

傲世九重天 第七十三章 一个人单挑一个家族!【第四更!】

这是一个狂欢的夜晚!

这一天晚上,谢丹琼几乎疯狂一般,拉着楚阳拼酒,一杯又一杯,一坛又一坛……

谢丹琼的目标很明显:灌倒他![]

唯有灌倒他,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诚意,自己的感激,自己的心意……

天知道这种思想是怎么产生的

楚阳刚刚应付了一轮劝酒,就看到谢丹琼踩着醉步伺醉拳厄斜着醉眼一步三晃的过来,一张让女子也为之嫉妒的俊脸上满是酒意:“来来来呃~,楚兄呃~,干了!”

已经是酒嗝连天,依然是豪情不减

“你要是不喝……那不行!”谢丹琼舌头有些大:“我这可是秘制的好酒……里面掺了神仙醉,用灵力逼不出来的……来来来……喝了这一杯……喝了这一碗……干了这一坛……醉不死你,算我没招待……”

楚阳瞠目结舌

还有这说法?醉不死我算你没招待?

好吧,既然你要喝,那么谁怕谁?

楚阳豪气凌然,突然长身而起,大喝一声:“好!喝就喝!看今天哥哥我以一个人的酒量,单挑谢氏家族!醉不倒你们,算我没喝!”

这句话彻底的引燃了矛盾

谢氏家族一个个都瞠然看来,接着就是火冒三丈

“我听到了什么?这家伙一个人居然想要跟我们一个家族拼酒?”

“喝死他!”

“干掉他!”

“醉死他!”

“大家一起上!”

“排好队!啥时候灌趴下他,啥时候酒宴结束了!”

“上啊……”

…………

自从楚阳说出这句话,连带的顾独行董无伤纪墨罗克敌也是遭了秧,几个皇座修为的老头子满脸酒意的逮住这几个小年轻:“喝!不喝?你试试?!”

时候不长,纪墨咣当一声将脑袋重重摔在桌上,接着泥巴一般滑了下去,整个人蛇一样滑下桌面,成大字型躺在地上,光荣了

又过一会

罗克敌傻了一般哼了几句小调,连续大吼三声:“嗷呜!嗷呜!嗷呜!”砰地一声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再一会,董无伤哈哈大笑,连干三坛,仰天就倒

与此同时,顾独行一声不吭,钻进了桌子底下,紧接着呼噜声起……

莫轻舞小萝lì左蹦右窜,一个劲的惊呼:“哇!纪墨哥哥倒了……”

“哇!小狼哥哥也倒了……”

“哇!无伤哥哥醉了……”

“哇!独行哥哥打呼噜了……”

“哇……楚阳哥哥还在喝……”

…………

眼见得只剩下楚阳一个人,大家成功在望,谢氏家族众人都是精神一振虽然因为灌倒顾独行等几个人莫氏家族已经牺牲了不少酒国高手,但人多势众啊……

但有一点,众人很是不解:这位楚阎王就像一个特大号的酒缸!怎么喝,都不醉!

酒席开始没一会,楚阎王就开始醉眼厄斜,摇摇欲坠,然后喝了一会,还是摇摇欲坠

喝到现在,还是摇摇欲坠……喝多少了?

“拿酒来!”楚御座在喊!

“再拿酒来!”楚御座又再喊

“他「」妈的,把酒都搬来!”谢氏家族的人整齐的在喊

“一个一个来……别乱”楚御座维持秩序:“来来来,谢丹琼,从你开始,我一个个的喝趴下你们!来人艾凡是喝醉了的就全部搬到那边整齐的躺着……”

咣咣咣三坛,谢丹琼鼻子嘴里同时冒出酒液来,呢喃着说了一句:“我喝死你……”咣当一声倒下

接着上来一个,楚阳咣咣咣连喝三坛,又干掉一个!

随着前仆后继的上来,楚御座来者不拒,酒到杯干!谢氏家族所有人都在心里冒凉气:这么个喝酒法,这还是人么?

我靠,喝了三四十斤了……

楚御座的酒量不行,这一点在铁云的补天阁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两三斤多一点点,就要发火了……

但问题是……

九劫空间内,介做了一个大酒坛子

,眼睁睁的看着一杯杯一坛坛的酒,如同九天银河,就这么不断的落下来,灌进大酒坛子……快满了……

于是又做了一个超大号的预备着……

介在苦笑:这么喝酒,怎么能够喝醉?把全世界的酒都搬过来让他一个人喝,也喝不醉!

简直是欺负人……

谢氏家族的人却是一个个真材实料的在喝啊……

午夜!

楚御座大吼一声:“还有人吗?还有人吗?!”

四周,横七竖八的一片……

没有喝醉的,就只剩下了一个谢家老祖宗谢知秋』知秋苦笑一声,蹑手蹑脚的溜走……我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可不跟着这帮小子发疯!看这小子这样子,我上去也是白饶……

四周的谢家仆役,一个个噤若寒蝉,用看神仙的目光看着这位楚阎王,我靠!真是没天理了……好几十个人,每一个都够得上是酒仙的层次,被他一个人全部放倒,居然还在叫嚣……

这样的变态,古往今来从没听说过!这可不是普通的酒,掺了神仙醉的艾乃是能醉倒灵魂的酒!

看着楚阳,这货,实在不可以常理度之……

喊了几声,楚阳终于……推金山倒玉柱……摇晃了两下,咣当一声摔倒……居然还呢喃一声:“拿酒来……”

御座醉了,实际上他喝了三斤就醉了,只是强撑着不倒而已,现在心神一下子放松,神仙醉的效用上来,顿时就站不住了……

九劫空间内,介看着满满当当的四大缸美酒,不住的苦笑:每一缸都有一百斤吧?这家伙喝了这么多,肚子都没鼓一鼓,谢家的人就看不出来?

实在是当时一片混乱,大家谁有工夫去看楚阳的肚子……喝就是了!

叹了口气,介做了一个杯子,好奇的喝了一杯……

顿时一阵晕,摇晃了两下,骂了一句:“我靠……神魂醉……他奶奶滴……”介也倒了……

神仙醉,乃是针对神魂的,介本就是一缕残魂,更加是首当其冲……于是乎,介光荣的变成了……一杯倒!

满座打呼噜

第二日……

楚阳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摇晃了两下脑袋,感觉自己还有些头脑昏昏沉沉的,怎么这么香?

旁边伸过来一个小脑袋:“楚阳哥哥你醒了啊……”

正是莫轻舞穿着单薄的睡衣,从被窝里小猫一样冒出头,正一脸关心的看着他

“轻舞?你怎么在这里?”楚阳摇了摇头,还在迷惘:“你咋钻到我被窝里来了?”

“你喝醉了艾昨天晚上我怕你难受,就跟你一起睡了啊”小萝lì居然知道害羞了:“楚阳哥哥你好坏,把我屁股都抓肿了……还有……这是我的被窝,不是你的……”

“翱!”楚阳大吃一惊,猛的坐了起来,却见自己上身赤裸,不由得又是一阵震惊,急忙转头问莫轻舞:“我没做什么吧?”

心中一个劲的祈祷,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轻舞还这么小……

“做什么?”莫轻舞迷惘的睁着眼睛看着他:“什么做什么?”

“额……”楚阳折,一头黑线ˇ解释?

“你没做什么翱”莫轻舞好奇的忽闪着大眼睛

“我……我没喝多……”楚阳尴尬的睁着眼,突然灵机一动,道:“好口渴啊……”

“还没喝多呢,哼,一晚上把人臭死了”莫轻舞皱着小鼻子:“等着,我给你倒水去”赤着脚下了地,灵活的跑过去拿水囊

楚阳看着,放心的吐了口气:看来我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做……总算是放心了

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楚阳就要起来穿衣服:“额,小舞,你先出去,楚阳哥哥要穿衣服”

“穿呗”小萝lì托着腮

“你在这里……额,不方便”楚阳一头黑线

“有啥不方便的?”莫轻舞很不屑,小鼻子一皱:“你穿你的就是了”

楚阳无奈了,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昨天晚上,我的衣服谁给我脱的?”

“当然是我啊”小萝lì很有成就感,带着骄傲:“除了我还有谁?”

楚御座顿时大红脸,貌似哥哥我是光着的,嗯,没光?居然还有一条短裤……

莫轻舞看着楚阳,突然咯咯地笑起来:“楚阳哥哥你害羞了?”

看着莫轻舞眼中的一片纯净,楚阳突然惭愧起来,是艾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乃是一片赤诚的在服侍自己,自己害羞什么?自己还是想得太过于龌龊了……

一掀被子,大大方方的起床,笑道:“衣服呢……”

莫轻舞捂着鼻子窜了出去:“楚阳哥哥……不得不说,你的脚,昨天晚上把我熏死了……这一掀被子,这……这……你的脚怎么这么臭……”

楚御座身着短裤,呆若木鸡的怔住

过了一会才怪叫一声:昨晚上喝醉了,没洗脚……

等楚阳收拾停当,出来门,莫轻舞立即手脚灵活的钻进帐篷,将被子抱了出来,放到阳光下面去晒

在两棵树之间栓了一根绳子,莫轻舞很熟练的奋力将棉被搭在上面,左右看看没人,居然鬼鬼祟祟的将小鼻子凑到被子上闻了闻,随即一皱眉,一下子捂住鼻子:“哎呀好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