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宋朝的足球运动有多厉害

2018-07-07 03:36:52

宋朝的足球运动有多厉害?

蹴鞠指古人以脚蹴、蹋、踢皮球的活动,类似今日的足球,在中国流传了两千三百多年,它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故都临淄,唐宋时期最为繁荣,经常出现“球终日不坠”,“球不离足,足不离球,华庭观赏,万人瞻仰”的情景泥鳅苗
。宋代又出现了蹴鞠组织与蹴鞠艺人。宋真宗年间,宰相丁谓当权。这位丁宰相年轻时也是个风流少年,踢得一脚好球,自诩在蹴踘时眼睛可以像鹰鹘捕捉猎物时那样敏锐,肢体像龙、蛇一样柔活,可以将球蹑来走步,又可以将球跷在身后站立多时,种种杂技的活儿他都会。他还写诗,把踢球的行话都写进了诗里,说什么“背装花屈膝,白打大廉斯”。宰相的私人谈话没有几个人听得到,但是宰相的诗篇却是万民瞻仰的,读着丁谓的诗,东京城里有一个姓柳的进士起了投其所好、攀龙附凤的念头。你不是球踢得好堪比罗纳尔多吗?我的球技也不错,做一个小罗纳尔多怎么样?

络配图

柳进士决计用自己不俗的球技去会会权倾一时的当朝宰相。但是侯门深如海,要想闯汴京的“中南海”哪有那么容易?好在柳进士不屈不挠,坚持就是胜利。有一次,他打探到丁谓在相府的后花院踢球,便潜伏在相府后花院的墙外,耐心等待可能的机会从天而降。说来也巧,也合该这位老兄走运,不知道等了多久,忽然有一只皮球呼啸着凌空而起越出墙界。柳进士精神抖擞,暗叫一声“我来也!”,施展小罗的绝技,将球挟取住。丁谓的手下禀告,丁宰相倒也果然惺惺相惜,下令召见。

我们的柳进士头顶着球进来,见了宰相立马跪倒,并从怀中取出自己所著的书呈给丁谓渔乐吧捕鱼平台注册
,再拜。他做这一套动作的时候,头上的球从背部滚到臀部,滚来滚去终不落地,等他拜好抬头,那气球居然又回到了头顶上。这一身功夫让老球星丁谓也大吃一惊,赞不绝口,当即将柳进士收在门下。从此之后,柳进士便飞黄腾达。

这一真实的事件给后来的小说家提供了素材,于是变形缝厂家
,就出现了《水浒传》中高俅踢球受端王赏识以后平步青云的情节。小说家笔下的高俅,踢球的球技又更胜柳进士,他手端着小王驸马让他送给端王的玉器盒子(这可是不能有闪失打碎了的!),将端王踢飞了的球,用一招“鸳鸯拐”,先下左拐面前过,后用右拐出,踢还给了端王也就是后来的宋徽宗。更绝的是,高俅居然能把气球踢得“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用头、肩、背、腰、臀、胸、腹、膝、踝,无论身体的哪个部位,“一身俱是踘就”。怪不得端王不由分说,将高俅从小王驸马那儿讨了来留给自己作伴踢球,后来一直把他提拔到太尉的位置。

络配图

小说这样写,有真实素材,也有历史背景。

蹴踘,确实是宋代最普及、最受欢迎的一项群众性体育运动。

元代钱选曾经画有一幅《宋人蹴踘图》,画面上六位服饰各异的中年人,右边前面一位蓄须、全身素白、腰系黑色宽带的人,正用脚把气球蹴起,送给对面那位全身黑色衣袍、腰束白色宽带的官人。其余四位,伸颈俯首,正等待着球落地……

就这么一幅画,本来倒也没什么。后来有人考证,说画上的六个人分别是宋太祖赵匡胤和他的弟弟、后来的宋太宗赵光义、宰相赵普以及大将石守信、党进、楚昭辅。这幅画画的是宋朝君臣亲密无间一起踢球的情形。

我查了一下资料发现:蹴踘,又叫蹴鞠、踘就,其实是一项十分古老的运动,据说发明者是黄帝,目的是为了训练士兵,中国很多东西的发明者都是黄帝,黄帝实在是比爱迪生更伟大的大发明家,一生以发明为己任——到了春秋战国时代,蹴踘就已经开始在军队中流行,唐朝的时候更成为艺人表演的项目。

而《宋人蹴踘图》中帝王将相以普通市民悠闲的神态踢球,更是标志着蹴踘这项运动已经从军营操演、艺人表演发展成一项全民运动,甚至在上流社会也流行开来。

踘就在宋代是如此的普及,以至于在宋代的城市里都设有群众性的蹴踘运动场所,市民们纷纷奔向这些场所去踢球,男女老少都可参加。中国历史博物馆里收藏了一面宋代的蹴踘纹铜镜,铜镜背面的画面是宋人蹴踘的场景:在一片草坪和一座太湖花石的背景下,一位高髻笄发的青年女子低首作踢球状,气球介于起落之间;而女子对面,却是一个官服幞头的青年男子,上身前倾,两脚拉开距离,正作防御状。可见,踘就不分男女,同场比赛也是常有的。孟元老对此情景概括得好:“触处则蹴鞠疏狂。”老百姓活得挺累的,疏狂一下也未尝不可,不就是男女有个身体接触嘛!

络配图

在南宋的京城临安,城内娱乐场所之间,凡宽阔处都成了市民练习踢球的地方,甚至还有了专门研究和传授这种踢球技术的职业蹴踘俱乐部:齐云社。你可不要以为那是说相声的,郭德纲那叫德云社,齐云社又叫圆社,南宋掌故专家陈元靓认为:“若论风流,无过圆社”要当个风流少年,不会踢球,不入圆社,哪可怎么行!

踘就风气如此盛行,一些商家也抓住商机,拼命将自己的生意与踘就挂上钩,于是,专门零沽散卖的小酒店唤作了“角球店”,还有一位叫黄尖嘴的商人,则开设了一间“蹴球茶坊”。可见,蹴踘在宋朝是多么热门的一项运动。

蹴踘所踢的球是用皮子缝合而成,里面塞满羽毛一类的填充物。最初是两片皮子,后来改为六片、八片,宋代的球壳一般要用十张或者十二张牛皮缝合。当时有一句流行语,官府人员希望将棘手公务化为轻松便利,常常会打这样的比喻:用十张牛皮缝做一大气球去踢。后来,球里面的羽毛类填充物也被用动物膀胱代替,膀胱可以吹气,这就使实心球发展成了充气球。一只好的气球要求“角嵌斜平缝不偏”、“须交碎凑十分圆。”球的重量也有规定:正重十二两。

宋代蹴踘的比赛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白打,一种是筑球。

所谓白打,就是不需要球门,更像是控球、颠球的技术表演,宋人说蹴踘要“身如立笔,手如捉物。身要旋安,脚要活立。”一群人围着一个气球踢,要将球踢得高、踢得稳,“失踘为耻,久不堕为乐”,跟今天女孩儿围在一起踢键子一个道理。白打的场地是圈起来的,不能出界,但人数没有限制,一到十人都可以。气球起码要腾升到一丈八尺的高度,才算“好看”的标准。像高俅那般,球儿似乎跟粘在身上一样,就是白打表演。筑球是利用球门进行对抗的蹴踘比赛,参加运动的人需分为两队,每队16人,分为球头、正挟、头挟、左竿、右竿、散立等。乍一听这些名称,以为是今天足球的前锋、后卫、自由人,其实全不是那回事。筑球所谓的对抗,并不是互相争球对抗,而是两队轮流射门,充其量只能算是点球大战。

络配图

筑球的球场没有边界,你爱跑多远就跑多远去,有本事带着个球跑个马拉松也没有关系。但毕竟没有人会这么跑远去,因为球门有固定位置。筑球的运动场地没有明确尺寸,但有明确尺寸的球门,那是两根高三丈二尺的木柱,木柱相距二尺八寸,阔九尺五寸,球门上有一个直径三尺左右的球,叫“风流眼”,进球门不算进眼才算得分。

与今天的足球比赛设相向两个球门并且各有各的守门员不同,宋朝的筑球两队共用一个球门,共射一个“风流眼”,也没有守门员,谁射进得多谁就算赢。所以,蹴踘跟现代足球其实没有多少可比性,如果你一定要把蹴踘说成是现代足球的起源,除非你承认屈原投江是现代跳水运动的先驱。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场筑球比赛,比赛是围绕着双方的球头进行的:

在一片笛响鼓鸣声中,两队分别站在球门两侧,左侧的左军先上场,由球手将气球踢得团团转,引来围观的阵阵喝彩,踢过数遭,再有两个次球头小踢几下,待其端正,再把球传给球头,球头拉开步子,大步将球踢进“风流眼”。不要小看了它的难度!要射中这种高达三丈的单球门上的小小风流眼,绝对需要踘就技巧高绝者才能胜任。球射过了风流眼,右军上来将球接住,也这么捣鼓,然后传给自己的球头,右军的球头若也能射中风流眼,那就继续,如果失误,那就失一球。正式比赛是左右军同赛三次或五次唐山市开平区实达万康商贸有限公司
。胜者被赐赏银杯锦绣,败了的球头要受“吃鞭”的惩罚。

络配图

总而言之,两队虽说对抗,但是没有任何身体的接触,所以,要说它是现代足球的起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难以自圆其说。

不过,能不能进奥林匹克大宋人民并不在乎,这种土生土长的群众性体育运动却深受大宋人民的热爱。在踘就的市民中,文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像前面说过的丁谓和柳进士,还有宣和年间宋徽宗朝号称“浪子宰相”的李邦彦,都是儒林中人。

宋徽宗对道教特别感兴趣,曾经自号道君皇帝,他强调“体欲常运”、“吐故纳新”,在他看来,蹴踘就是这么一个运动,所以他也热衷于踢球,并且提出春天身体需要吐故纳新最适宜踘就。在他的倡导下,宋代城市踘就在春天最为兴盛。这位皇帝的球技据说也十分了得,简直堪比宋代的贝克汉姆。不过他比小贝还要厉害,小贝犯规要吃黄牌甚至被红牌罚下场,赵佶同志永远不会被罚,他担任球头的球队也总是只赢不输,输了的球头要吃鞭认罚,谁有打皇帝老子的鞭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